Monday, July 19, 2004

真的.這一貼.完全真的.不騙人.

我沒有完完全全的忘記. 怎麼可能這麼輕易
喜歡過人的人都懂
但我驚訝自己的勇氣.    開始接受.  學習知足.  學習真切的承認每個人對我的好.
我曾經以為幸福在他那裡 所以只要看不見他的影子
我便常驚惶失措.心亂如     麻.
而我才發現        一直被他擋著的幸福
原來比我等待過他給的 多出一整片大地
我想說抱歉 抱歉一直沒看見
在他背後           猛對我招著手的朋友.
___________________給昨天的我一個擁抱.曾經她不知如何是好~
 
我看到他了      那個晚上
竟然我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不自在     那麼語無倫次 那麼不知所措
他就坐在我身後    我不需要一直面對的那麼位置.
他就象  陌生人
象其他也在媽媽檔裡喝著茶聊著天抽著煙的老伯伯一樣
我不可以理會的軀殼.
看眼前可愛死了的朋友.想遠方的哥哥.不遠處的弟弟.電腦另一端的朋友.心裡的永久居民.他們
我如果還不知足.我可以直接去死了.
__________________我不孤單.有一天變成泡沫.記憶會化作浪花~
 
"你是最幸福的."哥說_"你有很多很多人關心."
      嗯..我感覺到了.我都知道.
我擁有了更多更多.    只是沒有了聽他說晚安的習慣.   不足為惜~
比我需要關心的人.那麼多.        我會堅強的.    要誰都快樂__
 
我不恨他.死都不要    付出過的感情變質.腐爛.
我要他很幸福. 他如果不幸福       我..我就咒他屁股生暗蒼~
儘管他們的幸福.    走在傷害了別人之後.
但我相信著.     相愛的兩個人        都該被祝福的.
 
我很快樂. 這一刻的這一秒.仍是.
不算甚麼__這一句.是真的.不騙人.

Saturday, July 17, 2004

失去了.

這一次.沒有保留的.絕對的.我失去了.他得到了.她得到了
我不難過.不心痛.不傷心.我.. 早就預料到了
對不起      我又說謊了
我難過我心痛我傷心         感覺自己受傷害了
而這道受傷的疤       沒錯          是我自己給的
他也許真的喜歡過我 只是
還不夠想擁有
他們說         他緊緊牽著她的手         兩個人倚偎在河邊
多美麗的那個畫面           美麗到          我就算覺得被騙了 也不會想去破壞
他說過的話 那些被包裝后的美麗諷刺
我記得不夠完全         是不是           我也不夠愛
所以才記不住         曾經讓我心軟       讓我憐惜的溫柔
 
我流淚了       我以為我不會    
我說著      這不算甚麼        我會忘記的     
但我的心為甚麼        還很痛
我說 我要把我對他的愛         打碎然後分給我身邊的毎一個人
但我就算用鋤頭        用鐵鎚        用木棍
它卻還是存在   
我喜歡他        卻沒想過我有多愛他
我愛他 原來愛到當失去他的那一刻
我便瞬間變成自己最看不起最討厭的那類型女生
那種             懦弱到為愛情流淚的角落暗者
 
眼望房裡的那個     我的枕頭
它陪我走過多少個流淚的季節        它是真切的
它知道我哭過         它知道我 不是真的放開了
我也許真的忘了       疏忽了             我身邊有很多很多
象枕頭一樣懂我的      朋友
我還有我哥      有她       有她們       有他們        還有我弟       我家人
只是沒有了       他
我不要哭了       我要微笑
這一刻               我才知道
那一段            我以為大家走遠了的時空
是因為他的存在.
我看到了        我身邊愛我的人        很多
我可以愛的人 更多更多
這些愛來愛去     的總合
原來比我愛他 他不愛我       來得美麗動人
 
我知道了.哥______我會好好活下去
我知道了.雨_______我們還在一起
我知道了.我的兩個好朋友______ 沒有了他.我還有你們
我知道了.弟_______我會開開心心的過日子
 
 
我知道了.天空_____我會用我的真心          為你付出無止境的祝福.

Saturday, July 10, 2004

我不懂.

錯了.感覺 再也不對了
為甚麼 大家之間誰對誰都陌生
你和我和他和他和她 中間 流著的空氣
帶著的是 "走遠了"的訊息
我終於承認.你也承認.大家都該承認的

我跟新朋友一起.我以為自己很棒.
原來少了你們.我仍然可以很開心.
但不是.我不懂
我要求太多.想太多.太複雜.太狹窄.太幼稚
你問說.你最近過得好嗎? 我過得不好.真的
你問說.為甚麼? 我不懂.
我失去了 好多好多.從我生活中溜走.
我失去我從前愛的朋友.
我失去真心微笑的技巧.
我失去 我們的愛

"我只是個傀儡.我需要別人來給我生命."
我曾經這樣告訴她.
我是傀儡.我看不起自己的懦弱.
我是懦弱者.所以我不懂得捉緊自己在乎的.
我不懂.不懂自己到底要甚麼.等甚麼.
我就算哭.冰冰的淚水 也不能告訴我.它為甚麼要從眼眶出走.
我忘了路線.所以迷路.所以墮落.所以停滯.所以混亂.所以失措.
我是誰.我該做甚麼.我要怎樣.想幹嘛
不懂不懂不懂!

"我很貪心.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關心.它們是我的糧食"
我這樣告訴他.
我的貪婪.是誰都預想不到的.因為我是壞女孩.

我沒有她們一樣的穩重.也沒有溫柔.沒有可以愛的地方.
我只有不受人注目.氾濫了的愚蠢

我不懂.我對誰.發過甚麼牢騷.
我 好爛.

Thursday, July 01, 2004

回憶--綠色海

我愛稻田.我叫它綠色海.
沒有任何人知道.我替屬於我們一伙朋友的稻田取了這樣的名字.
哈哈哈..
最近兩三天就往綠色海跑一趟.
跟不一樣的人 感覺有點不同.
我不停看到我們從前在那裡.又唱又笑又鬧的情景.
我想起我們曾經一起在水壩等待黃昏.一輛一輛的摩托順序的排在一起.
我想起我們曾經站在綠色海裡面拍照.
我看到我的小橋.
去年的我的生日. 就是在那裡慶祝的
在那裡 我們浸了起司浴, 我們追逐, 像小孩一樣.
這樣的情景 似乎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一樣.

坐在剛剛混熟的朋友後座,
我看著左邊那個被太陽照射的影子,
我痴呆到把它想成是一年前載我到小橋的他.
為甚麼會象到這麼夠力?!
那段回憶失蹤了..

綠色海..我的記憶海..
呵呵..
我愛死它了!

隱藏自己

我不懂的表達自己.自己的感受.自己在想甚麼.
當自己哭的時候.我也說不出口為甚麼而哭.
她說我總是不相信任何人.不對任何人釋放自己.
我沒有勇氣這樣.對不起.
我真的也很希望把一切說出口.我期待任何一個人來問問我
我需要朋友來關心我.問候我.
我卻只懂得傻傻的站在原地等待.不知道先去關心別人.
我關心.我真的關心.但就是不懂表達的技巧.
多想告訴身邊的每一個人:"我其實不忙,你可以隨時來找我!"
呵..她卻告訴我說,
不找我是因為..每回找我都會帶著納悶回家,
我太隱藏自己, 讓他們感覺自己碰壁然後滿鼻子灰.
怎麼辦..我就是害怕說出口.
當串好的句子傳送到嘴邊.它最終還是被嚥下去了.

今晚我又哭了.不是無原無故的
我知道有甚麼原因讓我哭.但我說不出口.她慌了起來.
讓我越哭越兇.我知道她在關心我.
第一次我說了好多好多.她聽了好多好多.
她真的能夠讓人破涕為笑.她是個很好傾訴的對象
我哭...因為我白痴.
和他一個禮拜沒有聯絡.我竟然心亂如麻到不行..我一定瘋了.
他是大渾蛋.大壞蛋.大騙子.大笨蛋.大色鬼!!!!
可是.對不起.我就是放不下.

她問我為甚麼要依賴網絡.因為..我太害怕面對自己熟悉的人講出他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事.
就算想說.想象其他人一樣對朋友訴苦到一邊拭淚一邊抽泣.
想象其他人一樣訴完哭後讓人安慰到邊笑邊哭.就算又哭又笑的丑樣子盡顯露在朋友面前.
我不懂自己到底在害怕甚麼.
就是一直笑一直耍白痴一直鬧戲
結果她都看穿了.
就象她一直以來很輕易就看穿她一樣.

我渴望被愛.卻沒想到.我更怕被愛.
我是壞女孩.在面具底下的我..壞到不行.
別喜歡我..誰都不能喜歡我.
我怕 再靠近一點點.他們就會看見原來的我並沒有他們以為的那樣好.
他們然後失望.然後後悔.
我不要這樣!
他 那個比我小的男生
對我越好 就讓我越想逃離
他不能對我好.不該.不行.不可以.
因為我壞.我不溫柔.我脾氣壞到不行.我甚至講粗口.
這麼可怕的女生.不該讓任何人喜歡.

Wednesday, June 30, 2004

耶耶~義賣會過了!

唷唷唷~
連續三天的義賣會終於過了,
其實知道自己當個領導者的沒做到甚麼
就是不懂自己為甚麼這麼累
累到..象與書本隔了絕.

這幾天裡,
誰也沒何誰聯絡,
我..卻沒有忘記過想他,想大家.
突然跟一群小我一歲的男生混得很熟,
還一起去瀑布玩耍,
結果.. 把自己的臉塗上一層黑漆才回來.

義賣會裡,
我懂很多人都不贊同我做的事,
很多人不服從我, 因為我的壞脾氣,
哎呀呀呀~
不要再只怪我脾氣不好.好不好.
這我都懂, 如果我改得了,
一年前的我, 就不會受到那麼大的傷害了.
我壞我壞我壞.. 我知道.


Saturday, June 26, 2004

口是心非

不只一次有人說我總是口是心非了.
他曾經也這麼說過
但 我常常只是口非心是
其實很在意 很在乎
"沒啦沒啦..管我屁事啊!
他花心是他的事,跟我沒關係"
叭喇叭喇叭喇..
結果通通被看穿了
我討厭.真的討厭到沒辦法
那個坐在大夥的一個小角落的軀殼
看他爽爽就對任何一個女生搭訕
看他瘋子一樣想拉她的手然後說我愛你
蛙賽..
不自然到空氣明明是冰的我卻喊熱
平時最多話最多動作最愛撒嬌的我
突然靜到沒張嘴巴沒有手腳一樣
搭完訕了再轉過來對著我發射那種曖昧可是噁心的眼神
去死啦!
我搓著手恨不得一個巴掌一個拳頭打在這個大色鬼臉上!

"沒有感覺了啦..都過去了阿...
我對他已經沒有任何的期待了,
現在才發覺我原來喜歡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深嘛..
就這樣一下子就完全放下了,
哈哈..看來我和其他女生一樣
只是被他那張比較好看一點點的臉孔吸引住罷了"
兩個人的時候, 她偷偷問我,
我撒了明知道她不會相信的慌,
"是不是所有天秤座的女生都這麼口是心非啊?"
我.會嗎? 當然啦..我果然不是演戲的料,
有時候她也太過分了
幹嘛那麼輕易就拆穿我的愚蠢!

蛙啦啦啦..
今晚我突然象病人一樣,
被兩個沒有證書的心理學家大力灌輸..

Friday, June 25, 2004

朋友出小說了

豬哥朋友一聲不響便出了自己的一本小說.
裡頭記載著我們一大夥人的故事.
誰和誰刻苦銘心的愛情風波.
誰和誰之間的爭執然後友好.
一頁一頁.貼心的回顧.
我成為女配角了.
看完了整本.
才發現原來在朋友的心中.
我竟然自戀到那樣變態.
可在整個過程裡面.
我的角色.最單純.最簡單.
所以我告訴他說.我最喜歡的角色是我自己.
我果然.自戀到可以.

她和他在書裡面.舞動著哀慟溫馨悲慘又可貴的情節.
他們扮演著整本書裡 最可悲的角色.
而現實中.他真的愛她有那麼深.
她真的傷他有那麼深.

我們的第一本小說.
我大大大大聲的說.我為我朋友驕傲!!